1626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1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玉器市场,漫步至上下九,还不到周末就人头涌涌,路中央民警如临大敌双睛不停扫射人流,这里是外来工购物天堂。
半路尿急,沿电梯上了一栋旧楼,喜见金灿灿又烟雾弥漫的玉器卖场。玉石堆成小山,各种慵懒的积极的叫卖,各种买菜一般的悠悠走过。走楼梯下楼,每一个夹层都是不同食肆的后门,4楼的三角梯底,几个侍应生瘫坐抽烟,3楼的三角梯底,几个侍应生瘫坐抽烟,2楼的三角梯底,几个侍应生瘫坐抽烟,1楼,侍应生忙碌状。
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2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闻......目前村中最hit的群体事件是盖房,村民各自谋求政府开发时的最可观赔偿,建成后多数变成『学生公寓』,供月租、日租、时租......村屋林立间有一最破的平房,住着一个四十上下精神失常的女子和一个老婆婆、一条黑狗,老婆婆几乎不出门,女子从不穿鞋经常喃喃自语穿梭在村中,据说她是个富翁的女儿因心智失常被遗弃在南亭村中由外婆照顾。村里办活动的时候会在小操场中大排筵席,棚搭起来上百桌那样地摆,非常气派,我琢磨着那很有《1874》里的戏棚放大版的feel。如果你在大学城,欢迎到南亭感受一番。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3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已是三月,回想一点春节见闻。a,有缘走在夜晚的淘金路街头,各种妈妈阿姨婶婶级别的入夜工作者三五成群站在路边等待客人,胸口各式纹身贴纸-冶艳玫瑰🌹或者中箭丘比特都闪闪惹人爱。乘小车而来的人走走停停,因为猎艳也需要货比三家。b,不知为何,我总爱在春节前去站西逛逛,途径火车站广场看看提着电饭煲或是拉着行李的蹲坐路边的归人,热情高涨,他们要回家了。c,多走几步在汇美楼下,温情迅速冷却,这里有我所见过伤残度最高的乞丐,路人都不敢多看,他们回不了家。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5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6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茶座,搭一趟硬座到北京去,又体验一回广州火车站,和广州开出的列车。离进站时间一个多小时,候车室氤氲一股闷气,座满,票务员开始吆喝座票。火车站生生造出一个vip room,让愿意多掏十块钱的旅客可以先上车,光明正大地敛财,我们争先恐后地接受。坐票的好处,三口六面目目相对,没几小时都能聊开。车上的每个平方都可贵,任何人的亲密程度乃至于每条临道的小腿旁都依偎着一个“站票”,然而乘客间有爱,坐票会主动换坐,调剂着艰苦的19小时特快。
约至凌晨3点,冷蓝的车厢才渐渐平静,入梦的父母轮番抱熟睡的孩子,失眠的人看看四周而后合上眼,生怕任何过重的气息吵醒睡梦中的陌生人,窗外树杈和田黑辘辘地过,列车前行,穿越黑夜,渐入天明。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7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陌陌。到珠江新城找夜晚,到处凝聚着一种团结的氛围。夜肆里各种穿透四方的目光,佯装神态自若地和朋友聊天,抓住语音刚落地瞬间抖擞一下精神然后不经意地望向窗外或过道,迎接落在身上的陌生视线。闲时稍微不矜持地捕抓任何镜面材质,配上一句“我今天看起来不错”的内心os,这些步骤以后,刷一下手机。马上这些相似又毫不相关的人就被某个软件串联了,又再重复上列动作,默默地陌陌。刷过不相识的9点钟,深夜不知躺在谁家里。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8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妻子嫉妒女佣的美貌,(标题自马牛短篇小说《妻子嫉妒女佣的美貌》)。游走各处,意外发现批发站在广州无处不是,从人头涌涌的闹区到寥落冷清的旧街道,火车站旁至市区之外。包包衣服皮带袜子都有各自的专卖。制造业之发达由仿冒品独担大旗,成本低廉的假货是年轻有资本的貌美女佣吸引着主顾,温馨而艳情,令人不怕为自己的多负责。名牌正品对于绝大部分民众来说更象只远观而不想亵玩的正室。女佣们窝藏在哪里,容后细数。(…..两期过去,结果我没有细数)
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10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更衣室,在全民健身中心比pool趴更热闹的更衣室。一堆花白花白的身体素未谋面可又怡然自得地裸露。南方没有北方澡堂的豪爽气,却总有这种温润的邻里感。夏末了,抓紧去坦诚一把。(打格子是因为杂志说不许露点和毛)
(充满蒸汽的房子,忍不住想post一下看起来有点不错的直岛钱汤。钱汤钱汤..因为格式的问题请看 ↓ 底端 “★” )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11月 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花甲,小记。在知名地广州夜食点宝业路。点上一盘花甲,湿河,看炒螺明推单车徐徐而过,想起《千与千寻》里千寻爸妈在异世界偷吃然后变成猪。这的夜色算迷人,各样别出心裁地店名和闪闪霓虹灯。哦对了,我在一家叫[蒲天光]地店下吃着,跟自己说别觊觎别人桌上的美食,否则要消失在夜里,忘记了回家的路,变成没有名字的人。(完全是被这戏毒害太深)



★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可是第2、3张图都不是他,有点类似。有爱的内部实在顿时找不到。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